修行人生

>修行人生>嘉言 > 正文

改变是属于自己的修行

2016-09-13 13:47:50 来源:济南日报  中国传统文化资讯摘录

改变是自我的一次修行

如如

清晨6点的空气是甜的,有些微凉,蜜糖味道的花草香在开窗的瞬间拥过来,扑了一脸。窗帘外面底色净透,穿过清亮望出去,有舞剑声声和跑步影影。清晨7点的早饭是新出锅的,不吃小摊,不买快餐,细细切碎新鲜蔬菜,锅里熬了黑米粥或者薏米饭,两只咸蛋也是自家腌好煮透,伴着音响里烟波流转的箫曲,咀嚼一场好看的开始。清晨8点的精神是爽沁的,此时提笔,不疾不徐,文字和图画都可以入了肌理,生命和精神在掌中宛如初生。上午9点的阳光已经涂开,10点画满了阳台外的青山,到日头正旺,蝉与雀鸟都在咫尺欢鸣不休,不见身影却已然拉开大幕。这一切,美好得恍若初恋。数月前的我,却错过这些长逾数年。

数年,我在暗夜中吞噬着魂灵却不自知,直到身体彻底垮掉,才在谷底振作精神改变。战胜习惯犹如戒毒,不是自己真的悟了、真的痛了,任旁人再是苦口婆心,仍然置若罔闻。我是常年熬夜族,直到过了35岁,发现整个身体都紊乱:失眠、健忘、出血不止、气血不足、周身乏力、嗜睡、昏沉、肤色暗淡。当这一切的不适以集团军的阵势一齐围剿了我,甚至曾经有那么几瞬,闻到了死亡的味道。

那么多年一直执拗地亢奋在零点过后,似乎可以触到顾城的“鬼进城”——零点的鬼/走路非常小心/它害怕摔跟头/变成/了人。零点后的夜是迷魅的,万籁俱寂,彼时唱机里轻放爱尔兰风笛,逆着经络倒转狂奔的大脑,在黑鬼飘忽里如飞叶子,放任画笔奔突,或是蛰伏在荧光屏前哒哒狂写意识流。那时的文字走情,却不食地气。待折腾到凌晨3点过后,若当下作品结案,洗了手上床,辗转不足两小时,便要被闹钟叫醒;很多时候,甚至通宵不眠,从凌晨4:30的鱼肚白看到清早5:50的曦照。那时会草草备些饭食,或者干脆让先生买街头摊点的豆浆油条,打发了还在长身体的小儿,甚至不屑于打发自己。

待上班上学的一走,我倒头就回睡,从上午8点迷糊到下午1点,实在饿极了才起,又是草草用快餐填坑,然后混混沌沌等待零点过后鬼魅般反常的清醒。那时,我不知道上午的阳光是什么模样,不知道清晨的花是含苞还是绽放。生命里最美的年华就生生浪费了那么久,直到如今幡然觉醒,创作,不是熬夜的借口,于是改变,纵使脱胎换骨般难受,终于还是改成了白日动物。而在此之前,身边关心我的亲友,尤其是父母,已经一万次叮嘱再叮嘱,“不要熬夜”这四个字听多了像空气一样自动忽视。谁说都不如自己觉悟,惋惜一地金子一样疼惜被浪费的光阴,还真不是知道道理就能做得到。

父亲有个让全家深恶痛绝的恶习——吸烟,一天大半包的量,几十年烟龄,连血液都吸成了黏稠的,每年要去医院疗养一周或者一月,用丹参冲冲血管。我每回见他,恨不得吵起来地劝他别再抽了,戒了吧!直到突然有一天意识到,除了他自己,我们任何亲人的话都不可能起效果,他不是不懂,而是不想。母亲采取了各种方法让他戒烟,无论是开导还是监控统统无济于事。我有一天跟母亲商量,放手吧,您只管做好自己,不去天天说烟的事,让他自己悟。人都是向光的,母亲放了一阵手,自顾自地摆弄花草,游天地美景,父亲也渐渐跟着母亲跑动,烟渐渐地减了量,但还是反反复复。也许戒烟过程会很久,那不过是他自己的修行。

我最佩服的是我88岁的奶奶,在她不到80岁那年,看电视里解剖肺部的纪录片,阐述吸烟的危害,老太太一个激灵就把手里的烟掐了,往后再也没吸过。年纪越大,越是拿命特别当事。老太太耳聪目明地长寿着,倔强劲头完全不减当年还是大户人家姑娘时的凛冽。如果爸爸能听奶奶的就好了,可他终究只听从自己内心,这个没有办法。就像我如果听佛门师父的早点吃素就好了,纵然师父待我恩重如山,也没能让我戒了肉。直到有一天,我亲自看到羊汤馆老板当街杀羊,那羊睁着眼死在我的面前,血流了一盆。从此以后,再也不想碰荤食。改变,终究是自觉自愿。也许因着一段领悟,也许仅仅因为一场偶然?

本文的所有图、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[责任编辑:DD65] 关键词:修行自我修行自我改变自我提高

相关阅读

热门推荐

精华推荐 

热帖推荐 

热门排行 

文章二维码 

扫描二维码

手机访问更方便、赶快行动吧!

分享
添加表情
还可以输入99个字
发送